浙江行

去年秋天的时候,部门组织旅游,选了杭州-千岛湖的线路。曾经在2000年的时候到杭州旅游过,当时最大的印象是安静,虽然马路上的汽车也不少,但是却没有太嘈杂的声音,市内不鸣笛的规矩守得很好。和同学们在西湖上划船,划到湖中心的小岛时,天色骤变,下起雨来,赶紧弃船逃到岛上的亭子里面避雨。

时隔九年重游杭州,发现如同这片土地上几乎所有的城市一样,高楼变多了,在西湖上看到岸边一片大楼林立;空气污染严重了,蓝天退守到天顶的区域,要仰头才能看见,而接近地平线的空气显出或者黄或者灰的颜色来,西湖岸边的那些宏大的写字楼,在浑浊的空气中反射着惨白的光线。

次日去到千岛湖,千岛湖本是没有的,它是由1960年建成的新安江水库所形成的人工湖,在百米水底是历史悠久的淳安老县城。祖籍淳安的台湾作家龙应台在她的《大江大海》中为这座古老的城镇讲述了一段悲情往事,附上一纸淳安老县城的手绘地图,从城门口的狮子到街上的货铺,从兵荒马乱的逃亡到迁民水淹的历史,细细讲来。

West Lake
西湖

West Lake
西湖

Goldfishes
西湖

Qiandao Lake
千岛湖

天晴了
千岛湖
Qiandao Lake's Autumen
千岛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