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箭扣长城

Jiankou Great Wall

箭扣长城

Jiankou Great Wall

险峰断崖

Jiankou Great Wall

因为地势险峻,城墙建得十分陡峭,梯道的石阶宽窄高低不一,爬起来不容易。

Jiankou Great Wall

狭窄的长城顶面,只容得一人行走。从这里往西是一小段坍塌的城墙,翻过去之后还有九座楼才有合适的下行道路,因为时间所限,今次止步于此。

Hiking at Jiankou

坍塌城墙处留影,此处海拔约842米。

香八拉

北京的冬季不是适合骑行的季节,一来风大,而且一直是西北风,而骑行的目的地多半是北部昌平、怀柔、延庆的山区,或者西边门头沟山区,顶风骑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二来低温,骑行时发热出汗,容易风吹感冒。相比较而言,徒步是四时皆宜的户外运动。

香八拉,不是一个地名,这是徒步驴友们对山-大处练路线的简称。香山离市区非常近,交通方便,而且山上路线众多,可以根据情况随时切换难易程度,在绿野的活动中难度是 level 1,非常适合我这样的徒步新人参与。

此次香八拉从八大处中学附近的上山路算起,下到植物园樱桃沟为止,在山上的徒步里程为16.37km,加上吃饭、休息、拍照的时间在内总共耗时5小时11分,平均步速(pace)19:01 min/km,移动时间(moving time)为3小时8分,平均移动步速为11:24 min/km,高程范围为105-648m,总爬升1518m。

Hiking

Xiangshan (Fragrant Hills)

Taking Photos

Polluted Air Over Beijing

从最后一张照片可以看出北京城区的空气污染真是非常严重。

Waypoints of Xiangshan Hike
GPS 轨迹

Xiangshan Hike: Elevation-Distance
高程图

浙江行

去年秋天的时候,部门组织旅游,选了杭州-千岛湖的线路。曾经在2000年的时候到杭州旅游过,当时最大的印象是安静,虽然马路上的汽车也不少,但是却没有太嘈杂的声音,市内不鸣笛的规矩守得很好。和同学们在西湖上划船,划到湖中心的小岛时,天色骤变,下起雨来,赶紧弃船逃到岛上的亭子里面避雨。

时隔九年重游杭州,发现如同这片土地上几乎所有的城市一样,高楼变多了,在西湖上看到岸边一片大楼林立;空气污染严重了,蓝天退守到天顶的区域,要仰头才能看见,而接近地平线的空气显出或者黄或者灰的颜色来,西湖岸边的那些宏大的写字楼,在浑浊的空气中反射着惨白的光线。

次日去到千岛湖,千岛湖本是没有的,它是由1960年建成的新安江水库所形成的人工湖,在百米水底是历史悠久的淳安老县城。祖籍淳安的台湾作家龙应台在她的《大江大海》中为这座古老的城镇讲述了一段悲情往事,附上一纸淳安老县城的手绘地图,从城门口的狮子到街上的货铺,从兵荒马乱的逃亡到迁民水淹的历史,细细讲来。

West Lake
西湖

West Lake
西湖

Goldfishes
西湖

Qiandao Lake
千岛湖

天晴了
千岛湖
Qiandao Lake's Autumen
千岛湖

重游-湖南大学

上月回了一趟家,顺便回到学校重游一番。和离校的时候相比,学校多了几座院楼、教学楼和宿舍楼,以前的样貌都在。

湖南大学复临舍
复临舍名字的来由可以追溯到六七十年前,抗战时期日军南下进攻长沙,湖大校园大多建筑毁于轰炸,被迫西迁辰溪,抗战胜利后,学校迁回长沙,利用从辰溪运回的木材建立一座校舍,命名为复临舍,以纪念光复后学校重回故址。现在的复临舍是2000年所新建的教学楼,大概是湖大以“现代派建筑”风格大兴土木的第一个作品,日后新建院楼、教学楼的风格都有复临舍的影子。

湖南大学校办公楼
校办公楼是1935年建成的建筑,当时是科学馆,最初建筑只有两层,后在建筑学家柳士英的主持下加盖一层。抗战时期侥科学馆幸免于全毁,胜利后国军第四方面军司令王耀武将军于此接受湖南地区日军第二十军司令官坂西一良将军的投降。后科学馆改为机械系系楼、校办公楼。

湖南大学十七舍
十七舍

岳麓书院汲泉亭

岳麓书院汲泉亭

碧沼观鱼
碧沼观鱼

岳麓书院讲堂
赫曦台前正在摆放椅子,大约是过会有讲座。

丰宁坝上行

因为十一假期导致十一前周末调休的缘故,这次去坝上的时间格外紧张。周五中午乘车出发。经过怀柔的111国道虽然路程较短,但是途中需盘山翻越多座大梁,因此司机师傅选择了西边赤城方向较为平缓的道路。大约在晚上七点经过沽源县城到达丰宁扎拉营住下,吃过农家饭烤全羊,外边还下着小雨,不知道第二天的天气如何。

坝上一词的意思是因为海拔陡然升高形成的大片平坦地带,通常在北京所说的坝上,是指丰宁、张北、沽源、围场、赤城、多伦、隆化多个县的高海拔草原草甸地带。从北京城区往北,过了昌平城关开始是纵横东西的绵绵燕山,翻过多座大梁来到延庆的平坦地带时,海拔已经从北京中部、东南部的15-50米升到500米左右,再往北到达河北境内,又是同样的阶梯状上升,一直到蒙古高原的边缘地带,冀蒙交界的坝上草原海拔已然升到1500米左右。坝上地区包括很多风景优美的景点,比如木兰围场、红山军马场、将军泡子、冰山梁等等,都是徒步、骑行、自驾越野、骑马、摄影的好地方。

九月底草原的夜晚已经很寒冷的,农家的旅游小屋挡不住清晨的寒气,早早被冻醒,出门看到天空已经湛蓝,一个好天气!在村头溜达一会,看到东边天地之间厚重磅礴的云彩,太阳的光芒镶嵌在云彩的边界上。马群醒来行走在村子里寻觅草垛,有意思的是这里的猪也不是关在圈里的,倒是自在地在四处觅食。

Zhalaying at Morning: Horses

Zhalaying at Morning: Pig

在摄影论坛上看过很多有关坝上的照片,草原的景象是大气的,而点缀其中的一片一片桦林松林、牛马羊群又添出生气来。这回亲眼看到,确实非常美丽。

Shadow of Clouds

Flock on Prairie

Birch Forest

Birch

下午的回程还算顺利,虽然进京有四道检查站,但是并没有遇到等候检查的汽车长龙,路上的车反而比往常少多了,尤其是八达岭高速更是顺畅。

第一次骑马,感觉很有意思。马儿奔跑起来的感觉最好,不过我不会控马,它们只听马倌的使唤了。骑了一上午马,沿着草原的曲线走了一圈,没有拍到太多照片,如果想在坝上拍照,最好还是能开车或者租车,甚至宿营,以便在最合适的时间、最合适的地点拍到照片。

骑行四海、东北口关

上月中骑行四海、东北口关,一日往返199.37公里。四海周围的路确实很好,两旁尽是高高的护道树,路上汽车稀少,还没有路边的吃草打盹的驴子多,难怪古书说“四海谧静” :-p

从四海往东北口关的路上,风景更是如同一幅田园山水画,美不胜收。大概是延琉路这一段确实有些险,过往的汽车很少。在东北口关的观景台上遇到一家人开车上来放风筝,也是其乐融融。

在回程路上决定从九渡河转向西,翻过沙岭到长陵,尝试一条没有骑过的新路线,同时也避免骑到兴寿几十公里的起伏路。

路线图

查看大图

一组教堂随拍

因为一个项目的进度,最近天天加班,总算在本周按时完成了第一个 milestone。于是有点时间稍微料理一下 blog,更新几张最近照片,说明我还没被加班折磨倒。 🙂

上周在缸瓦市堂礼拜领受圣餐,随手拍了几张照片,配上圣经文字。

Entrance To Heaven
天国入口

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马太福音 3:2

Sin, Confession and Redemption
犯罪,悔改,救赎

我们的过犯在你面前增多,罪恶作见证告我们;
过犯与我们同在。至于我们的罪孽,我们都知道:

就是悖逆不认识耶和华,转去不跟从我们的 神,
说欺压和叛逆的话,心怀谎言,随即说出。

并且公平转而退后,公义站在远处;
诚实在街上仆倒,正直也不得进入。

诚实少见,离恶的人反成掠物。
那时,耶和华看见没有公平,甚不喜悦。

他见无人拯救,无人代求,甚为诧异,
就用自己的膀臂施行拯救,以公义扶持自己。

他以公义为铠甲,以拯救为头盔,
以报仇为衣服,以热心为外袍。

他必按人的行为施报,恼怒他的敌人,
报复他的仇敌,向众海岛施行报应。

如此,人从日落之处必敬畏耶和华的名;
从日出之地,也必敬畏他的荣耀。
因为仇敌好像急流的河水冲来,是耶和华之气所驱逐的。

“必有一位救赎主来到锡安 ── 雅各族中转离过犯的人那里。”
这是耶和华说的。

——以赛亚书 59:12-20

Song of Praise to the Lord
赞美主!

航海的和海中所有的,海岛和其上的居民,
都当向耶和华唱新歌,从地极赞美他!

旷野和其中的城邑,并基达人居住的村庄都当扬声;
西拉的居民当欢呼,在山顶上呐喊!

他们当将荣耀归给耶和华,在海岛中传扬他的颂赞。

——以赛亚书 42: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