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日游

去年年底去深圳总部开会兼参加年会,顺便抽空去了一趟香港。因为时间有限,行程匆匆,体验过香港的整洁环境、中环繁华。一日游的最后一站落在香港的第一所基督教堂:圣约翰大教堂。

St. John's Cathedral

St. John's Cathedral

圣约翰大教堂是圣公会1847年在港岛建立的教堂,也是圣公会港澳教区的主教座堂。教堂有粤语、英语、普通话、甚至菲律宾语的聚会,牧养各方各地而来的信徒。似乎英语使用居多,牧师、书店中的服侍弟兄都讲英语。

因为教堂地处中环核心位置,邻近港府、中联办,每当有基督教徒团体参与的游行活动时,基督徒们在活动结束后,往往会不分宗派来到教堂的花园中合一祷告。

I Believe

在教堂前,有一根纪念柱,祈祷世界和平。还有一个纪念十字,用于纪念两次世界大战中在香港阵亡的英军士兵。

May Peace Prevail on Earth

当天适逢有新人举行婚礼,正好在一旁观礼。很传统的场面,牧师带领众人诵读婚礼常用的经文,引领将成为夫妻的一男一女互相宣誓,为他们祝福,愿爱天长地久。

Wedding

又是一年圣诞时

Praise the Lord
赞美圣婴诞降

Shining Christmas Tree
圣诞树

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

圣诞的赞歌:

O Come All Ye Faithful
Joyful and triumphant,
O come ye, O come ye to Bethlehem.
Come and behold Him,
Born the King of Angels;
O come, let us adore Him,
O come, let us adore Him,
O come, let us adore Him,
Christ the Lord.

O Sing, choirs of angels,
Sing in exultation,
Sing all that hear in heaven God’s holy word.
Give to our Father glory in the Highest;
O come, let us adore Him,
O come, let us adore Him,
O come, let us adore Him,
Christ the Lord.

All Hail! Lord, we greet Thee,
Born this happy morning,
O Jesus! for evermore be Thy name adored.
Word of the Father, now in flesh appearing;
O come, let us adore Him,
O come, let us adore Him,
O come, let us adore Him,
Christ the Lord.

西安兵马俑博物馆

兵马俑博物馆 (Terracotta Army Museum)
兵马俑博物馆入口处的大型木偶,象征古代和现代的时间交错。

兵马俑 (Terracotta Army)
规模庞大的一号坑全景,一号坑的地下军团以步兵为主。

兵马俑修复现场 (Terracotta Army)
一号坑中部是发掘现场,发掘出来的兵马俑早已经碎裂,需要经过修复才能恢复原貌。

未修复的兵马俑残骸
已经发掘出来尚未修复的兵马俑。

兵马俑二号坑 (Terracotta Army #2)
二号坑的地下军团是骑兵群,因为目前不能解决兵马俑暴露于空气后表面的彩漆很快掉色脱落的问题,尚未进行大规模发掘。

兵马俑三号坑 (Terracotta Army, #3)
三号坑规模较小,但这里是秦始皇庞大地下军团的指挥所。
Continue reading “西安兵马俑博物馆”

香八拉

北京的冬季不是适合骑行的季节,一来风大,而且一直是西北风,而骑行的目的地多半是北部昌平、怀柔、延庆的山区,或者西边门头沟山区,顶风骑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二来低温,骑行时发热出汗,容易风吹感冒。相比较而言,徒步是四时皆宜的户外运动。

香八拉,不是一个地名,这是徒步驴友们对山-大处练路线的简称。香山离市区非常近,交通方便,而且山上路线众多,可以根据情况随时切换难易程度,在绿野的活动中难度是 level 1,非常适合我这样的徒步新人参与。

此次香八拉从八大处中学附近的上山路算起,下到植物园樱桃沟为止,在山上的徒步里程为16.37km,加上吃饭、休息、拍照的时间在内总共耗时5小时11分,平均步速(pace)19:01 min/km,移动时间(moving time)为3小时8分,平均移动步速为11:24 min/km,高程范围为105-648m,总爬升1518m。

Hiking

Xiangshan (Fragrant Hills)

Taking Photos

Polluted Air Over Beijing

从最后一张照片可以看出北京城区的空气污染真是非常严重。

Waypoints of Xiangshan Hike
GPS 轨迹

Xiangshan Hike: Elevation-Distance
高程图

浙江行

去年秋天的时候,部门组织旅游,选了杭州-千岛湖的线路。曾经在2000年的时候到杭州旅游过,当时最大的印象是安静,虽然马路上的汽车也不少,但是却没有太嘈杂的声音,市内不鸣笛的规矩守得很好。和同学们在西湖上划船,划到湖中心的小岛时,天色骤变,下起雨来,赶紧弃船逃到岛上的亭子里面避雨。

时隔九年重游杭州,发现如同这片土地上几乎所有的城市一样,高楼变多了,在西湖上看到岸边一片大楼林立;空气污染严重了,蓝天退守到天顶的区域,要仰头才能看见,而接近地平线的空气显出或者黄或者灰的颜色来,西湖岸边的那些宏大的写字楼,在浑浊的空气中反射着惨白的光线。

次日去到千岛湖,千岛湖本是没有的,它是由1960年建成的新安江水库所形成的人工湖,在百米水底是历史悠久的淳安老县城。祖籍淳安的台湾作家龙应台在她的《大江大海》中为这座古老的城镇讲述了一段悲情往事,附上一纸淳安老县城的手绘地图,从城门口的狮子到街上的货铺,从兵荒马乱的逃亡到迁民水淹的历史,细细讲来。

West Lake
西湖

West Lake
西湖

Goldfishes
西湖

Qiandao Lake
千岛湖

天晴了
千岛湖
Qiandao Lake's Autumen
千岛湖

重游-湖南大学

上月回了一趟家,顺便回到学校重游一番。和离校的时候相比,学校多了几座院楼、教学楼和宿舍楼,以前的样貌都在。

湖南大学复临舍
复临舍名字的来由可以追溯到六七十年前,抗战时期日军南下进攻长沙,湖大校园大多建筑毁于轰炸,被迫西迁辰溪,抗战胜利后,学校迁回长沙,利用从辰溪运回的木材建立一座校舍,命名为复临舍,以纪念光复后学校重回故址。现在的复临舍是2000年所新建的教学楼,大概是湖大以“现代派建筑”风格大兴土木的第一个作品,日后新建院楼、教学楼的风格都有复临舍的影子。

湖南大学校办公楼
校办公楼是1935年建成的建筑,当时是科学馆,最初建筑只有两层,后在建筑学家柳士英的主持下加盖一层。抗战时期侥科学馆幸免于全毁,胜利后国军第四方面军司令王耀武将军于此接受湖南地区日军第二十军司令官坂西一良将军的投降。后科学馆改为机械系系楼、校办公楼。

湖南大学十七舍
十七舍

岳麓书院汲泉亭

岳麓书院汲泉亭

碧沼观鱼
碧沼观鱼

岳麓书院讲堂
赫曦台前正在摆放椅子,大约是过会有讲座。

丰宁坝上行

因为十一假期导致十一前周末调休的缘故,这次去坝上的时间格外紧张。周五中午乘车出发。经过怀柔的111国道虽然路程较短,但是途中需盘山翻越多座大梁,因此司机师傅选择了西边赤城方向较为平缓的道路。大约在晚上七点经过沽源县城到达丰宁扎拉营住下,吃过农家饭烤全羊,外边还下着小雨,不知道第二天的天气如何。

坝上一词的意思是因为海拔陡然升高形成的大片平坦地带,通常在北京所说的坝上,是指丰宁、张北、沽源、围场、赤城、多伦、隆化多个县的高海拔草原草甸地带。从北京城区往北,过了昌平城关开始是纵横东西的绵绵燕山,翻过多座大梁来到延庆的平坦地带时,海拔已经从北京中部、东南部的15-50米升到500米左右,再往北到达河北境内,又是同样的阶梯状上升,一直到蒙古高原的边缘地带,冀蒙交界的坝上草原海拔已然升到1500米左右。坝上地区包括很多风景优美的景点,比如木兰围场、红山军马场、将军泡子、冰山梁等等,都是徒步、骑行、自驾越野、骑马、摄影的好地方。

九月底草原的夜晚已经很寒冷的,农家的旅游小屋挡不住清晨的寒气,早早被冻醒,出门看到天空已经湛蓝,一个好天气!在村头溜达一会,看到东边天地之间厚重磅礴的云彩,太阳的光芒镶嵌在云彩的边界上。马群醒来行走在村子里寻觅草垛,有意思的是这里的猪也不是关在圈里的,倒是自在地在四处觅食。

Zhalaying at Morning: Horses

Zhalaying at Morning: Pig

在摄影论坛上看过很多有关坝上的照片,草原的景象是大气的,而点缀其中的一片一片桦林松林、牛马羊群又添出生气来。这回亲眼看到,确实非常美丽。

Shadow of Clouds

Flock on Prairie

Birch Forest

Birch

下午的回程还算顺利,虽然进京有四道检查站,但是并没有遇到等候检查的汽车长龙,路上的车反而比往常少多了,尤其是八达岭高速更是顺畅。

第一次骑马,感觉很有意思。马儿奔跑起来的感觉最好,不过我不会控马,它们只听马倌的使唤了。骑了一上午马,沿着草原的曲线走了一圈,没有拍到太多照片,如果想在坝上拍照,最好还是能开车或者租车,甚至宿营,以便在最合适的时间、最合适的地点拍到照片。

骑行四海、东北口关

上月中骑行四海、东北口关,一日往返199.37公里。四海周围的路确实很好,两旁尽是高高的护道树,路上汽车稀少,还没有路边的吃草打盹的驴子多,难怪古书说“四海谧静” :-p

从四海往东北口关的路上,风景更是如同一幅田园山水画,美不胜收。大概是延琉路这一段确实有些险,过往的汽车很少。在东北口关的观景台上遇到一家人开车上来放风筝,也是其乐融融。

在回程路上决定从九渡河转向西,翻过沙岭到长陵,尝试一条没有骑过的新路线,同时也避免骑到兴寿几十公里的起伏路。

路线图

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