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四海、东北口关

上月中骑行四海、东北口关,一日往返199.37公里。四海周围的路确实很好,两旁尽是高高的护道树,路上汽车稀少,还没有路边的吃草打盹的驴子多,难怪古书说“四海谧静” :-p

从四海往东北口关的路上,风景更是如同一幅田园山水画,美不胜收。大概是延琉路这一段确实有些险,过往的汽车很少。在东北口关的观景台上遇到一家人开车上来放风筝,也是其乐融融。

在回程路上决定从九渡河转向西,翻过沙岭到长陵,尝试一条没有骑过的新路线,同时也避免骑到兴寿几十公里的起伏路。

路线图

查看大图

夏游水泉沟

上周末,骑车到解字石以北的水泉沟,云彩甚好。

Cloud

self

在爬解字石南坡的时候,一路看到公路路面上有几十上百条一尺来长的蛇的尸体或者蜕去的皮,路面上密密麻麻,大多被过往汽车碾压成了平面的肉汁、肉饼。不知道忽然出现如此多的蛇是什么原因。

大概是因为有点小感冒,回城的路上忽然觉得体力下降很快,连20km/h的速度都很难维持,在路上休息好几次才缓过来,整个往返的时间于是延长不少,直到下午五点多才会到家。

第一次“高大东”

“高大东”——高崖口、大村、东方红隧道三个地名的简称,这三地是三处高点。

上周六同 david 完成了第一次高大东,感觉这条线路确实非常适合骑车,南雁路上的车很少,在路上骑行非常安静。从北西岭(高崖口隘口) 上下去后,进入崇山峻岭当中,一个一个安静的小村庄点缀在山间,完全没有城市生活的纷扰。

骑行全程将近170km,累计爬高超过1200米(没有 GPS 实测,根据 Google Earth 海拔信息估算)。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西岭上,偶遇H3C自行车协会的一大群车友们,分得一大块可口的西瓜,非常感谢。

高崖口 (Gaoyakou)

路线图:

查看大图

解字石锻炼

本来准备周末骑一趟高大东,可是到周五的时候看天气预报说门头沟中午、下午都会降雨,只好另作打算。

周六早晨起来,窗外阳光明媚,一片晴好,怎么看都是骑车的好天气(只是西南方向能见度不太好,让我又不敢完全否定天气预报。)再看了一眼天气预报,还是说门头沟有长时降雨……想了想,决定去解字石锻炼锻炼,路程近,只有一个坡要爬,如果遇上下雨,也好随时撤回,到十三陵坐公交车出台也很方便。上次去四海没有拍照,觉得挺遗憾,但因为是锻炼,就不想背着诺大的单反出行,幸好 Yurii 友情赞助了一台 Nikon P5000。

去 McDonald 饱饱地吃了顿高热量早餐,在好利来买了几个面包当干粮。8:20出发。

考虑到天气预报上说今天气温大约在20度左右,还有可能降雨,我穿的长款骑行服,还带了雨衣。骑到半道上,虽说前面貌似阴沉沉的样子,可头顶上却没有什么云彩,还没到西三旗就热得不行。过了回龙观,一路28-32公里的速度巡航,大约十点一刻的时候到达长陵路口。路上遇到几位车友,其中有位MM和我的瑞士纪念骑行服撞衫了,呵呵。打过招呼,先行出发。

上个月初去黑山寨的时候,在路旁拍了一张照片,山上桃花盛开,今回又在同一个地方朝同一个方向又拍了一张,已经是绿叶满山。

山脚下的人家
四月初

山脚下的小屋
五月初

之后便是爬解字石的大梁。大概是由于天气预报的缘故,路上基本没有出来自驾游的小车,山里非常安静,大个头的喜鹊在路旁跳来跳去,虽说喜鹊是猛禽,却还是很怕人的,距离还有三五米远,便很快飞走了。花了大约六十多分钟的时间,登上大梁上的飞防观景台。第一次骑上来还是在天寒地冻的时候,那天气温低得直接把我的廉价徒步背包上的防水密封胶给全部冻裂。

Feifang Gazebo
去年隆冬

在观景台
今年初夏

Jogging Truck
光秃秃的枝桠和残雪

掩映在树林中的盘山路
树林长出叶子来,蜿蜒的盘山路只能偶尔露个脸了。

因为行如风俱乐部的活动,观景台上已经有好几个车友,闲聊几句,休息一会,补充了些水和食物,放山而去。从昌平往北京的道路基本是缓下,还有北边吹来的微风助力,返途非常轻松,将近六十公里的距离,总共花了不到两个半小时,14:19到家。

在观景台-路牌
前面的路

在观景台-小摊
解字石梁上的小摊

初上四海

五一期间天气相当好,不刮大风,不起扬尘,只在5月1日当天中午下了点小雨(似乎去河北沽源的朋友遇上了冰雹)。

2日早上六点醒来,看了看窗外,一片晴朗;推开窗户,静寂无风。非常适合骑行的天气。收拾好背包,擦干净头天晚上上的链条油,骑向四海。

记得第一次骑行回城的路上,在休息的时候和一位经过的大叔聊了一会。大叔看了看我们的自行车,说他一个侄子也爱骑车,铁人三项只有游泳不擅长,骑车活动常到山里头,到四海。就记住了四海这个名字。回到家查了查地图,在延庆县的东南角找到四海的身影,计算了一下,发现骑到四海,得有八十多公里的距离,其中有一半是山路。后来在东方红上看到一篇路书帖中有这么一句话:“四海周围路,从来就没有让人失望过。”所以,去四海。

沿着安四路一直向北,在经过下庄时遇到了另一位骑着公路车的独行者 mc,于是结伴而行。快到黄花城时,一直不太舒服的小腿抽筋了,险些摔车。下来休息,mc 告诉一个方法,用手拉住脚趾往回掰可以尽快缓解抽筋,坐在路边试一试,果然效果不错。休息了会,重新上车。假日期间驾车出行的游人可真多,小小的黄花城成了一个大大的停车场,两车道的安四路被占去了一半车道用来停车。

骑过黄花城水库之后,路况好了很多。很快进入了纯粹的上山路,从二道关算起,到四海梁上大约有12公里,海拔从两百多米上升到九百多米。按照东方红上的一个活动分级帖子的说法,从北京城区经过兴寿上四海梁,难度是要高于妙峰山的。上山路的前半段比较缓,mc 觉得还不如正爬慈悲峪的难度大。将近杏树台时,坡度开始变陡起来。没有带相机,只好借用一下论坛里网友作业中的照片,图中是接近四海梁最高处的道路:

四海梁
四海梁

mc 在登上四海梁后总结“这比反爬慈悲峪残忍多了”。在梁子上,遇到一对好心的夫妇,从怀柔自驾过来玩的,给我们空空如也的水壶盛满了热水,感谢了 🙂

在四海梁上休息一会,放坡回到黄花城吃饭,回家。路线图如下:
查看大图

白河之行

上周参与了一个骑行白河峡谷、攀登南猴顶的“休闲游”。周六中午出发,翻过解字石、东二道河、马道梁几条大梁,晚上将近十点到达白河旁的小村庄秀水湾。第二天清早起来去长寿岭附近从一个废弃的铜矿场开始攀登1400多米高南猴顶。虽然在召集活动时,冠以“休闲游”的标题,但是活动强度很大,在进入南猴顶的无人区后,我已经没有什么精力去拿起相机拍照了……

两天活动总共的骑行距离约190km,是我开始骑车以来骑行最远的一次活动了。

照片:

金色草甸
金色草甸

农家晨曦
农家晨曦
此次白河之行住在一个叫做秀水湾的小村庄,早上醒来在院子里看到邻家的烟囱冒出屡屡轻烟,屋顶上的装饰非常具有中国传统的特色,而院旁的蓝色路灯则是现代化的太阳能路灯。

白河之行:来晚了就得挨弹弓 ;-)
来晚了就得挨弹弓 😉

白河之行:到达解字石
到达解字石

白河之行:登山南猴顶-骑行
登山南猴顶-骑行

白河之行:登山南猴顶-步行
登山南猴顶-步行

路线图:


查看大图

独行上黑路

东方红运动论坛里看到《北京十大清幽线路》一帖,介绍昌平上口至黑山寨的一条县级道路,离市区较近,强度低,很清静,正好适合一人独行。

而驾驶室顶部已经变形,早上不慌不忙出发,沿着110国道辅线骑行,因为是假期,路上车相当多,尤其是从上清桥到沙河这一段,很多汽车在非机动车上占道“行驶”——之所以给“行驶”二字打上引号,是因为这些车辆虽然试图占道插队,但往往只是多开了三五米便又被前面占道的车辆堵住。

在骑上白浮桥的时候,眼前发生惊险一幕,内侧车道一辆小轿车因为车速过快,司机又慌乱地点了一下刹车,结果整辆车从辅线上向左腾空飞起翻滚,最后低朝天地落在辅线和主路之间的大沟中。主路上正在巡视的一辆路政车辆恰好经过,路政工作人员将小车中的两人从车内移出来。好在虽然车上两人流血不止,却还神志清醒,能够言语。尽管出事的小车撞击得不成样子,但是还没有熄火,于是我从已经变形的车窗钻入车内,摸索到已经折断的车钥匙关闭了车辆电源。路政人员报了警,并且叫来急救人员,希望车上受伤的人最终平安无事。

虽然事故发生当时辅线上还有许多车辆经过,但只有两辆汽车和我一辆自行车停下来帮助出事车辆上的人,不少司机虽然亲眼看到前方的车辆从路上飞出发生事故,不但没有停下来观察帮助,反而是加速离开现场,似乎是生怕招惹上什么晦气。

离开事故现场之后,穿过昌平城关、十三陵水库,沿着上次去往解字石的昌赤路前行。帖子中说明通往黑山寨的“清幽线路”是经过分水岭村的,因此骑行爬坡到上口村,出了村有条岔道,左边是前往解字石,右边则是通往分水岭村的上黑路(上口-黑山寨)。

进入上黑路之后,发现果然是幽静之处。在山谷里待了半个多小时,只有三四辆汽车经过,两旁没有人家,铁路机构在山谷中修建过一些护路人员住的房屋宿舍,早已人去楼空,屋子里边的墙上涂写着“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句子,想必是当年护路人员在这荒山野岭中工作居住时候留下的文字吧。翻过一个隘口,就到了山东边的分水岭村,这是一个傍山而建的小山村,穿过山村的道路是新修过的,依然陡峭,只能小心翼翼地捏闸放坡。村子里的老人坐在路旁闲聊,并享受着春日的阳光。

出了分水岭村之后,可以看到从黑山寨方向开车过来的游人们在路旁的草地上铺开了餐布,在树林里搭起了帐篷。有个小朋友看到从山上冲下来一个顶着头盔、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人来,露出满脸惊讶的表情来。:-)

上黑路很短,只有5公里,这一段清幽线路也就完结了。在帖子中提到从九渡河往东到驼岭隧道附近,还有一段美景,不过若是骑到那里,就得从怀柔水库方向回城了。于是我选择了从慈悲峪经过兴寿的路线直接返回。一路非常顺利,五点半到家,装在包里的前灯、尾灯都没有机会用上。

山脚下的人家

逝去的“语录”

My Mountain Bike: Merida Warrior

Fly

黄花城

本来计划今天去解字石的,结果早上说好要来的一位朋友没起床不来了,另一位朋友头天晚上折腾到半夜两点,车况不好,到了集合地点,又修了好一会车,刹车的状况还是不如人意,到九点半的时候三人还没出四环,只好取消今天的活动。

两周前去了一趟黄花城,来回138公里,超过了之前去妙峰山的路程。因为等人的缘故,路上花的时间超过计划很多,没有留出多少闲暇的时间游玩、拍照。在慈悲峪的隘口上,拍了两张:

Small Mountain Village隘口下的小山村,远处是黄花城,群山上蜿蜒的白线是长城。

《练习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