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别塔

无处不在巴别塔

  1. 美国边境警察,几乎没有一个是像理查先生(皮特)这样的北欧白种人,不是拉丁人就是黑人,但当他们在检查来自南方的墨西哥人时,都是美国人,而且是傲慢又充满偏见的美国人。仅仅因为国籍的不同,在他们之间就有一座让人分离的巴别塔。
  2. 苏珊在摩洛哥被一颗流弹击中,美国政府的第一反应就是把事件上升到恐怖袭击的高度,而摩洛哥政府立即的反应则是否认这是一起恐怖袭击,双方为此而争执一番,而苏珊的安危却是居于其次了。同车的美国游客在沙漠小镇中待了几个小时,就开始为自己的安全忧虑起来,有人提到在媒体上报道的三十名西方游客在一个埃及小镇集体遇害,有人则抱怨太热,有人说要赶快回旅馆服药,没有一个游客关心苏珊的生死。仅仅因为遭遇的不同——虽然他们都是美国人,在他们和理查夫妇之间就有一座让人分离的巴别塔。
  3. 日本女孩,生活在一个无比繁华熙攘的都市,因为她的聋哑,在她的心中和这世界存在着难以跨越的隔阂。同龄的“正常人”似乎把她视为异类,她心里则深深地认为他们“正常人”就是把她视为异类。在日本这个高度追求同质化的社会,被视为异类,几乎等同于被放逐。仅仅因为身体的区别,在他们之间就有一座让人分离的巴别塔。
  4. 这样的巴别塔还在日本女孩和她的父亲之间,在摩洛哥的警察和老百姓之间,在牧羊的两兄弟之间、在理查夫妇之间……

得见亮光

  1. 摩洛哥导游,在陪伴理查夫妇的第二天清晨,朝向麦加的方向虔诚敬拜,窗外的光芒从窗口弥漫到房间里来。在直升机姗姗来迟的时候,理查回过身来从钱包中掏出一厚叠美元塞给一直帮助他们的导游,导游拒绝了,美国人和阿拉伯人在一个偏僻的摩洛哥小镇,在呼啸的UH-1直升机旁拥抱在一起。
  2. 导游家的老奶奶,完全不懂英语,她只知道有个外国女人流血不止几乎要死了,正躺在她家里。她陪在苏珊旁,在苏珊因为恐惧而将近发疯的时候,缓缓地拿出一枝烟,点燃起来,递给苏珊。
  3. 在逃亡的路上,哥哥被前来围捕的警察打死,父亲抱着哥哥失声痛哭,一直心存骄傲的弟弟终于摔碎了手中的猎枪,向警察投降,眼前显现出兄弟俩在山上迎风嬉戏的情景。
  4. 来调查猎枪情况的日本警官,无意中成为了女孩的倾诉对象,和 J-Pop 或者夜店舞池中的“交往”不同,警官没有将她看作另一类人,让女孩得到了自己一直期望的“平常”的交流,这一次不有愤怒、怨念。父女在阳台上和解,随着镜头的后退,两人的身影化在东京大城的点点星光中,所有的人都在同样的天空下,没有巴别塔,不该有巴别塔。

愿我们在最暗的夜,得见最亮的光。